排球

港媒-校园运动猝死折射最孱弱一代 应试体育大毒瘤

2018-05-25 16:4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港媒-校园运动猝死折射最孱弱一代 应试体育大毒瘤

学生运动猝死事件接二连三发生,近日初中男生小迪(化名)在体育课上跑完800米测试后猝死,其家属随后与东莞光明中学对簿公堂,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原、被告均分担一定的民事责任,东莞光明中学向死者家属赔偿损失15万元。

据香港大公网评论,又有孩子跑步猝死了,从10000米到5000米,从800米到300米,甚至还有人跑50米就不幸罹难。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孱弱的一代年轻人,他们的体力范畴仅限于念课本、谈恋爱、玩电脑,即便是打网络游戏,也有体力不支暴毙于网吧的。

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候,毛泽东提出“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张伯苓疾呼“强国必先强种,强种必先强身”,梁启超泣血寻觅“中国之武士道”,都是深刻认识到,一国之盛衰,起于一民之强弱。胡适自幼体弱多病,不喜欢运动,留美期间污蔑橄榄球是“罗马斗兽场遗风”,但后来他醒悟国人最缺的就是这种“原始蛮力”,人人光荣的胜,人人光荣的败,这才是体育,这才是强国之基础。

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今天,与大国崛起最不协调的就是民众体格的衰退,所以才会有雷政富在床上打破刘翔12秒88纪录的笑柄,才会有供电所长陪酒而卒判定工伤的闹剧,才会有太多校园运动意外死亡的悲惨事件。根据《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近些年中国青少年肺活量下降了10%,营养的增加非但没有换来身体素质的提高,反倒是刺激肥胖率、近视率急剧蹿升。

在百度同时搜索“学生、运动、猝死”三个关键词,能得到308万条相关结果,几乎每周都有令人遗憾的类似悲剧曝出,而更多案例,是媒体覆盖不到的。在为数众多的青少年成为手机 控、电脑迷、啃书机器、早恋爱好者的时候,还会有多少孩子是在纯粹享受体育的快乐?

中国式教育完全把体育抽离出来,运动之美丽、运动之欢愉被无情践踏,学校里搞体育只是为了应付中考测试,只是为了谋取高考加分,在功利目的不存在的时候,体育课就是可有可无的陪衬,“体育课在教室上自习”,这句话入选了“最让男生们扫兴的老师语录”。不过,学生们热衷的是在操场随便玩闹,系统接触各类体育竞技,培养对多种项目的爱好完全是奢望,学校不提供这个条件。

学校除了在运动安全宣传环节明显失职外,也有自己的苦衷,跑几百米就有一堆学生身体不适,更遑论单杠、标枪等危险项目,弄不好遇上昏迷或者死亡的,那就摊上大事了。东莞初中生跑步猝死事件,校方没有明显过失,但在家长的索赔攻势下,一审仍赔付了15万元。在这个搀扶倒地老人也要被讹诈的时代,坦白地说学生出现紧急症状时,也鲜有人敢于冒险承担责任采取紧急抢救措施,万一导致二次伤害怎么办?如此下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学校越不愿意上体育课,学生体质就越差,进而越容易出现意想不到的悲剧。难不成,以后组织个万米比赛,还要校方和家长先签个免责“生死状”?

应试体育是校园体育的最大毒瘤,它除了捧红了“体育培训班”,除了又增加了相关人员作弊创收的机会,与“终身体育”的理念格格不入,还会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体育运动五花八门,有个人项目、有集体项目;有技巧项目,有力量项目,孩子有凭个人爱好从事哪项运动的权利,而应试体育简单的用某几项考试作为测评标准,不但霸道,而且弱智。这就如同强迫菲尔普斯跑100米,非要乔丹打乒乓球,勒令泰森练体操一样的滑稽可笑。

美国《纽约时报》曾炮轰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却无法在主流体育项目,产生伍兹、舒马赫、博尔特那个级别的巨星。事实上,中国式教育和体育体制,已经在年轻人与运动之间架起了难以逾越的鸿沟,孩子们很难长久的参与、彻底的融入体育。国际足联公布中国足球人口世界第一,可实际上中国球迷99%都是“看球迷”,说起来高谈阔论,踢起来气喘吁吁。中国男足6.15惨案1-5输给泰国二队,接着险被印尼绝杀,屡次三番辜负习主席厚望,眼神式防守、站桩式进攻、送礼式传球,完全是消极比赛的节奏,而这何尝不是体能耗尽所致呢,国足上次亚洲杯场上跑动距离竟还不如印度。

陈寅恪先生批评汉唐之后,中国文人政治尽是尔虞我诈,黑幕和潜规则横行,就是因为缺少了武者的直率、血性和担当,这也是谭嗣同一定要拜大刀王五为师的原因所在,于是才有了“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豪迈。国人是有生命力的,否则也不可能吸着PM2.5,吃着死猪肉,喝着地沟油繁衍生息,但也只是卑微的生命力,大中华自强不息的劲头儿,在校园里的孩子们身上难得一见。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古斯巴达人会把孩子放到荒郊野外,锻炼其意志和勇敢,正是这种教育打造出最威猛的斗士。而中国式教育,却让无数孩子在跑步、打球的体育活动里失去生命……只要校园体育继续瘸腿,中国就永远算不上体育强国。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