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逍遥军医 第1492章 征途

2019-10-12 20:02: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1492章 征途

在前往的路上,巴克给周晓莉转述了自己了解到情况:“就当听个故事,知道他过去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美国银行家听起来是个很炫目的头衔,其实开办银行在美国并不是多了不起的大事,高峰时期一年就能倒闭两三百家小银行,如果要类比更像是社区信用合作社,当然这不排除小银行也能取个响当当的名字,比如第一联邦银行之类。

凭借从华国卷款潜逃带出去的资金,周元海原本的确如伍曦所说,还是在美国搞出一片产业来了,但这份赃款红利并没有在他和一同出去的女人手里发扬光大,反而在前几年席卷美国的次贷危机里面赔了个底儿朝天,两家银行和众多地产都赔出去了,本来次贷危机受损最严重的就是这种小银行。

于是等一直吊着他的美国情报机构找到他的时候,周元海已经只能靠政府救济金过活,只要能够恢复以前的纸醉金迷,他就像刚跟着周山夫从牛棚出来时候一样,干什么他都没有心理障碍的!

所以给美国情报机构办事,周元海已经干了两三年了!

专门为美国情报机构接近收买那些把老婆孩子送到美国的华国官员,用他们明显不正常的财产转移威胁利诱,促使这些人回到国内,暗地里给美国情报机构源源不断输送情报消息,最为讽刺的就是因为这样的官员太多,又太过容易的一搞一个准,周元海基本上已经属于一个部门主管,拥有很多下线,原本不应该轻易回到华国来冒险的。

可随着业绩的飘飘然,加上最近得到机会可以返回国内,周元海终究还是像很多离开华国的人那样,想回来看看,顺带也有巡视各部门下属员工的意思,加上这几年在美国还是结交了不少华国过去的企业家,他也有乘机回华国做点生意的私心企图,所以包括伍曦这样到美国去,看见的都是情报机构为周元海营造出来的包装,伍老板有没有在这个过程中泄露什么机密,据说也被招去谈话了。

周晓莉听得目瞪口呆:“原来是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巴克倒没那么仇恨:“他经历的东西和遭受的待遇,有这样一种反应很正常吧,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的生父,小三的外公,一起坐下来聊两句,不需要原谅或者咒骂,没准儿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如果可以,合个影,起码以后小三也知道自己是有外公的,对不对?”

周晓莉撅起嘴:“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等巴克把车开到指定的院落以后,两口子抱着周真清进去了。

很不起眼的一处平房小楼,坐落在山清水秀的一片军营中,想来谁都不会料到这个引发震动的间谍被收押在这里,经过三次身份盘查,两人才得以看见坐在院子里的周元海。

平京的深秋比渝庆萧瑟多了,不过几天不见,周元海的头发就一片灰白!

身上普通的绒衣跟宽松运动裤显然都是这边买的地摊货,反正潇洒的老帅哥现在看起来也跟县城里的的教书先生差不多,估计是发型太乱的原因。

院子里始终有两个人呈对角线站坐看着他,而墙头和屋檐下的摄像头更是一刻不停的记录着周围环境,所以巴克也就不打算单独找个什么房间见面,把介绍信给了看守人员,对方打请示以后,留下几个茶杯和水瓶就暂时进屋了,但巴克清楚窗户口一定还有眼睛盯着的。

周元海果然也没有之前短暂流露过的真情激动,淡淡的看着女儿女婿和外孙相携而入,看着巴克很有主人翁精神的自己倒开水淋了杯子,倒上两杯水就在院落里的石凳上坐下来,石凳上铺了厚厚的锦垫,坐起来不冷,然后三个成年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巴克偶尔还低头抱着儿子逗弄两句,周晓莉就跟父亲横眉冷对的看着。

好半晌,周晓莉才摇摇头:“我确实对他没有半点情感,我相信到老了也不会后悔这样对他,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巴克把儿子放在大腿上点头:“那行,我就问一句,你想把孩子或者小莉找回去是什么目的?”

周元海终于把目光转到巴克身上,眯了眯眼,还是有帅气的风度,慢吞吞开口:“没想到我居然看走了眼,谁都不可能来这里探视,你居然做到了……”

巴克是以亲手抓住他的国安身份,加上亲属子女的关系才能获得这样的特例吧,当然不用解释这不是什么周元海习惯的特权:“这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找回……”

不用巴克再复述问题,周元海简短的回应:“我需要有直系亲属子女获得财产分割权,当时我把那笔资产在金融风暴时候转移给那个女人的时候,就留下这个后门,没有杜绝我的亲属子女后代索要遗产的条款,那个女人应该分三分之一给我……虽然原来说好大部分都是是离婚暂时给她规避的,怎么样,如果你们同意,等我引渡回国以后就能分一半给你们!”

哦,巴克恍然大悟,原来是一出假离婚却搞成真的闹剧,怪不得周元海在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中那么快就倒闭破产了。

他只是确认没有什么阴谋针对老婆孩子那就放心了,点点头倒也不苛求这件事的真伪,更不对周元海财迷心窍还企盼能出去的心态作评价,就抱着孩子起身问周晓莉:“那……我们就走了?”

周元海多少还是有点惊讶:“就这样?你们打通关系就为问这个?那可是有超过八千万美元的资金!”

巴克不介意的点点头:“我只在乎这个,老婆孩子的安危不受到什么影响,那就足够了,你好自为之吧。”

周晓莉嘴角居然泛起点笑容,伸手挽住了巴克的手臂,一起转身,真的没有那种愤恨之情了,也许巴克带她来的真正目的就是让她彻底放下这种心理顽症。

几秒钟后,刚走到院子门口,背后传来周元海冷笑的声音:“我才打算把这句话送给你,你们留在这里才要好自为之,他们能为了拆百姓一栋房子而出动军警武装,却把数十万平方公里国土拱手相送,他们能为了得到非洲国家的认同大把掏钱,却给不了孩子们一间读书的教室,他们可以竭尽全力抢救活一个个油尽灯枯的老孽障,却对国民在异域被残杀显得束手无策……”

背后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也愈发有底气,周晓莉有些惊奇疑惑的抬头看丈夫,巴克皱紧眉头,他从没打算来纠正周元海的这些扭曲和荒唐的认知,但未免给周晓莉会留下些疙瘩,慢慢转过头来:“所以,你就抛弃这个国家,所以你就只嚷嚷,发泄自己的不满,当做自己是最清高的那个,又或者把这当做你反对这个国家的借口,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祸害这个国家?”

周元海依旧冷笑:“少跟我扯那些解放全人类忽悠傻逼的口号!我还不知道这些肮脏的东西?也只有那些愚昧无知的家伙才看不到这已经烂到根子里的……”

巴克把孩子塞给周晓莉,大踏步的转身,手中打了个响指:“对,不错,你确实看到很多肮脏的东西,你不也是其中一员,当你享受这一切带来的东西时候不是很满足么?”一只手就抓住了周元海的衣领,毫不客气的一记响亮耳光重重的抽打在自己老丈人脸上:“需要我来告诉你,你说的肮脏也许全都是存在的,的确是走过不少弯路,但是大多数人选择努力去修正,有无数人在默默的做事,就是为了这个国家不再把国土拱手送人?你知道送出去的掏钱,换回来的才是发展的机会和资源?当国外发生的一切,又有哪些人在不顾自己生命的努力改变?!你都故意看不到!你特么只会上蹿下跳煽动别人,只会卑躬屈膝的去讨洋大人的欢喜!”

这一刻,巴克脑海里真的想起只有高铭、金凌翔、冀冬阳甚至杨浦城,王万余这些家伙,这个国家的崛起从来都不是靠周元海这种夸夸其谈的精英或者权贵,而是靠无数默默无闻的普通人脊梁

在重建这个伟大强国的征途上,巴克都觉得自己是后来者,也是幸运者,而周元海这样的家伙就是十足的逃兵,就像胆怯又贪婪的蛀虫一般躲在旁边,看着一排排无名儿女走上战场,看着他们的尸体被抬下来,遍体鳞伤的流血呻吟爬回来,裹好创伤又冲上去!

也许战斗中有指挥失误,有误伤有冤死,但这场仗是近两百年来的民族复兴之仗,是为全体华国人争一口气,为未来子孙后代博得一片立足之地的仗!

却有这样的家伙站在旁边冷笑、讽刺甚至背后捅刀子,这究竟是怎样一群没有良心的市侩,没有人性的畜生!

真特么的该打!

保山癫痫病医院
酒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朔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保山癫痫病医院费用
酒泉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