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赋理华为应该怎么减少国外恐惧因素

2019-08-15 19:16: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OFweek消息,华为有多可怕?这个中国电信设备提供商遭遇了来自西方政客的阻力,这些人担心华为被中国政府当作 特洛伊木马 利用。最近,一些英国国会议员抱怨,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华为向英国电信商提供了关键性基础设施设备。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已经不允许华为参与到关键性合同中。这些政治上的问题可能需要几年时间解决,但华为还是有几条途径可以淡化这些忧虑。

  并不是说华为的成长受到了影响。自2008年起,该公司的收入平均每年同比增加12%,且三分之二来自中国以外的地区。尽管如此,美国仍只占了华为全部销售收入的15%,虽然去年美国市场在整个电信领域的支出达到了1.1万亿美元(数据来自电信产业协会)。不仅如此,因为美国为全球科技确定基调,因此 华为恐惧症 可能会渗透到业务和其他国家的政府中。

  华为恐惧症 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政府。虽然华为声称跟军方没有关系,但毕竟中国政府的不透明度和强大的程度都不同于寻常。就连作为中国大公司融资来源的大型银行都是国有的,因此无法想象,一个大如华为的企业能够拒绝来自执政党的命令。同样,外国政府很难获取存储在华为大陆总部的信息。因此,外国政要有理由感到不安虽然,涉及到重要数据的获取,这种情形适应于任何一家中国公司。

  而络从本质上也很脆弱。来自 后门 (数据泄露渠道)的风险停留在理论层面上。但举证在于供给方。没有哪个体系是完全安全的,所以公司和政府只能把精力放在减少入侵风险上。

  当然,中国并非孤例:看看美国要求部分大型互联公司提供用户数据而引发的抗议声就知道了。但是,若美国能以强权力迫使公司提供数据,那中国同样可以。若公司把越来越多的财务价值放到整体安全上,那华为相对竞争对手的廉价产品优势将受到侵蚀。

  华为没办法改变其中国出身,对更为广泛的互联安全忧虑也无能为力。然而,华为在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上还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尽管有三分之一的雇员和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国外,正如最近年报所显示,构成华为最高执事机构的45名成员均是中国人。其中任何一位成员在公司的服务年限都超过了12年。

  权力也高度集中:雇员(也是中国人)手中所持的98%股权被视为单一的整体,这就赋予了创始人任正非所持的1.2%股权额外的意义。关于华为的一个普遍看法是,该公司受到了利润和爱国主义的同等比重的双重激励,而在董事会中增加几名国外科技大亨,并给予外国雇员部分股权,对于打破这种认知将大有帮助。

2008年上海人工智能B轮企业
苏州行业峰会
2007年成都智慧物流Pre-A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