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体坛再现师徒反目利益经常成为导火索

2019-03-26 12:5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月27日晚,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男子举重67.5千克级冠军、辽宁女子举重队教练姚景远与女子举重世界冠军、原辽宁队队员孙彩艳共同署名,在网上发表了对辽宁举重队总教练姜雪辉的公开检举信。检举的内容是姜雪辉剥削孙彩艳的训练营养费数十万元,并以姜雪辉的弟子两次“涉药”为根据,对其教练资历提出质疑。体坛可以说又出了一桩“师徒反目”的戏码。 扬子晚报记者 张晨瑆

A 检举了甚么?1是剥削费用,一是涉药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姚景远确认《男子举重奥运冠军姚景远揭发辽宁女子举重队黑幕》的检举信确切出自他的笔下,并经过孙彩艳的认可。

检举信以孙彩艳的第一人称写道,“在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前期训练中,以我本人孙彩艳的营养为由宝宝睡觉出汗,让我签了很多次的发票单据,不让我看发票正面。11届全运会比赛结束后,我没有取得冠军,姜雪辉很生气地对我说:‘给你的营养费几十万元,你也没取得冠军。’我根本就没有拿到过这些营养费。。”

另外,检举信中写道,“被查出两次使用兴奋剂,依照中国体育法规,是毕生不能当教练的!可是为何他仍然还当总教练?这是违反体育法的。”

在检举信发出后没多久,一封匿名文章也引发了大家的注意。这篇叫做《人作得死,姚景远、孙彩艳该下地狱了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辽宁举重败类,中国举重人渣》的文章对姚景远、孙彩艳进行了猛烈的人身抨击。而姜雪辉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就是一个神经病,不值得把他说的话当真。”

据悉,辽宁省体育局已就此事件展开调查。

B 利益与家长制,常导致体坛师徒“反目”

在体坛,师徒反目其实不多见,更多的情况下,教练和选手们都是情同父子。不过不可否认,即使是在提倡一日为师、毕生为父的中国,师徒反目也在所难免,有的甚至闹得沸沸扬扬。而这其中,“利益”两字成为师徒关系的“导火索”。

马俊仁和王军霞的反目是最好例子。当年咽喉疼痛小妙招,在马俊仁分享了得意门生王军霞等人的一半奖金,和王军霞、刘东、曲云霞在世界田径锦标赛所取得的“奔驰”车时,王军霞出人意料地率众“起事”,之后还有了马家军集体出走。

王德显和众位爱徒之间的冲突更是引发了一场对“家长制”的反思。艾冬梅、郭萍、臧云杰、李娟以王德显“侵占财产”罪向北京海淀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而与他有着12年“父女恩情”的孙英杰则公然表示与其断绝师徒之情。这其中,除了奖金分配不均以外,王德显还被女弟子们指责为施虐。

孙杨和朱志根这对师徒如今也“分道扬镳”,朱志根的传统思想和严厉风格固然令孙杨难以接受,但孙杨“翅膀硬了”以后的过激行动也确实伤透了老帅的心。这对师徒,也在很长时间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