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发展中国家办顶级大赛需要理性巴西堪称奇迹

2019-03-26 13:16: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巴西相干部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巴西国内生产总值比去年第四季度下落0.2%,综合今年1~4月的数据,环比下落0.9%,创造了2009年第三季度以来巴西经济跌幅的最大数值。作为全球5大金砖国家之一和目前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巴西的发展成绩在21世纪的前10年令世人刮目相看,尤其是,巴西在2014年举行足球世界杯赛后,2016年又将成为奥运会的东道主,创造了发展中国家举行世界顶级大赛的奇迹。不过,近两三年来,巴西经济延续走低,有媒体预测,巴西今年极可能失去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地位。

另两个金砖国家南非和俄罗斯的情况,与巴西颇有些惺惺相惜。南非在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创造了过去4年的新低,随着失业率剧增,南非在2010年世界杯赛期间苦心打造的良好治安环境已不复存在,据南非相关部门统计,2013~2014年,南非的谋杀案件比上一个统计年度上升了5%,2010年世界杯赛以后,南非的谋杀案件数量就开始反弹,谋杀案件已在3个统计年度连续上升。

举行了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届冬奥会的俄罗斯,在过去1年多的时间里,货币贬值了大约50%,随着经济走入低谷,人们开始猜测,3年后俄罗斯还有可能举行1届豪华的世界杯赛吗?

“举行顶级大赛,发展中国家看中的是提升国家形象、加速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奥林匹克专家、首都体育学院教授茹秀英表示,不过,相比起发达国家申办和举办顶级大赛的成熟策略和理念晚上咳嗽怎么办,发展中国家斟酌得往往还不够全面和理性。

巴西、南非、俄罗斯这几个已或即将举办世界顶级大赛的新兴发展中国家就是典型。

在谋求提升国际形象和加速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这些国家究竟通过办顶级大赛获得了多少实惠,却成了疑问。

从2013年举办联合会杯足球赛开始,巴西国内民众针对世界杯、奥运会不断爆发的抗议和示威画面就频频出现在世界各大媒体上,从公交车票价到教育问题,巴西人各个方面的民生需求仿佛都由于世界杯、奥运会的举办而遭到影响。

“如果不是由于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和此后出现的欧债危机,我相信,巴西在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上,不会出现现在遇到的这些问题。”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主任周志伟向记者表示,“巴西经济对大宗物品出口和外来投资的依赖度很大,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由于国际市场的需求萎缩,大宗物品的价格不断下跌;欧债危机致使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对巴西的投资大幅度减少。这些不利因素是导致巴西经济走低的主要原因。”

周志伟认为,作为一个新兴发展中国家,巴西借助举行顶级大赛到达加速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和提升国际形象的诉求是无可厚非的。巴西政府没有想到的是,恰逢筹办世界杯和奥运会的当口,遇上国际经济大环境的恶化。

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发展中国家在举行世界顶级大赛时,面对的挑战远比料想的多。

一样是在金融危机期间筹办的伦敦奥运会,无论是筹办过程还是举行结果,都顺利得多。“发达国家在举行顶级大赛时,斟酌的问题更加现实,即举行一项顶级大赛究竟能给这个国家和城市带来甚么好处。伦敦奥运会的着眼点非常务实,就是要让相对落后的伦敦东区得到改造和发展,事实也证明白带多白带异常,伦敦奥运会实现了这1目标。”茹秀英表示。

类似的例子还有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使得巴塞罗那的城市建设到达世界级旅游城市的水准,也让巴塞罗那从1座欧洲旅游城市一跃成为世界旅游城市。直到今天,巴塞罗那的人民仍在享受那届奥运会的福祉。

“如果一项顶级大赛不能给国家和城市带来实惠,毫无疑问,发达国家的民众是没法支持举行顶级大赛的,国家就不可能去申办顶级大赛。相比之下,通过举行顶级大赛实现提升国际形象的诉求,对于发达国家来讲其实不强烈。”茹秀英表示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哪个好,这与发展中国家申办顶级大赛的理念有很大不同。

相比起30年前,国际社会中可以提升国家形象的渠道更加丰富,这使得像世界杯、奥运会这样的顶级大赛实现提升东道主国际形象的效果减弱,即便如此,新兴发展中国家对举行顶级大赛的热情仍然高涨。不难发现,从2008年开始的10年时间里,全球5个金砖国家中的4个均成了奥运会或世界杯的东道主,部份国家的办赛次数还不止一次。

新兴国家的热情也让国际奥委会、国际足联在全球推行奥林匹克和足球运动的愿望得以实现,正如国际奥委会在去年年底完成的《2020决议》中所提倡那样的,奥运会希望走进更多的发展中国家。

“如果把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看成是一家企业,不难想象,任何一家企业都希望自己能开辟更多的未开发市场,而不是总是守着已有的市场。”茹秀英表示。

近日曝出腐败丑闻的国际足联,其2014年的收入高达20亿美元,在很大程度上,像国际足联和国际奥委会这样的国际顶级体育组织,已成为财源滚滚的营利机器,发展中国家所提供的广阔市场,无疑是这些体育组织盈利的主要增长点。

固然,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对奥运会、世界杯的候选国家或城市肯定是有全面考察的,即便它们有意让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成为奥运会、世界杯的东道主,也要首先斟酌候选国家的办赛能力。

另外,因为发展中国家的综合办赛能力远低于发达国家,国际奥委会和国际足联对举办奥运会、世界杯的发展中国家也需提供更多的支援。但像俄罗斯这样的“烧钱”大国是个例外,实际上,索契冬奥会500多亿美元的总花费,不但没有给奥运会增光,还给奥运会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烧钱”办赛的行动不仅早已遭到发达国家的抵制,更不应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至于像巴西、南非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本身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就很多,这个时候,举行顶级大赛就成了一把“双刃剑”。举办顶级大赛在提升国家形象、改良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挤占了本来应当用在其他领域的社会资源,并在短时间内引发更多的社会矛盾。

本报北京6月7日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