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电改视野无牌小水电背后的难言之隐

2019-08-15 17:1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然在周边曾两度兴建,又两次因地质不适、保护都江堰等原因,被苏联专家、邓小平叫停、炸掉、废止,但都江堰 世遗 核心区域内,仍悄然建成一座水电站,且已投产。背景复杂、来路神秘的圣兴电站,其资本组成中竟有都江堰管理局的身影,保护者与开发者身份重合,引发广泛质疑。

  一线调查

  都江堰 世遗 核心区建成 无牌 电站

  岷江水奔涌而下,经巧夺天工的都江堰 鱼嘴 分流为内江与外江,持续千年孕育着 天府之国 ,从而使都江堰这一古灌溉工程成为世人叹服的人文景观,并于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然而,就在岷江的西岸,距离 鱼嘴 二三百米的距离,自2012年起,悄悄建成一个院落,保安人员日夜值守,每逢工作日,都有车辆与人员进进出出。院落的大门紧邻且面朝着岷江,没有挂任何单位名号,尽管如此,附近的村民也都知道,并称它 圣兴电站 (相关汇报文件中又被称为 紫坪铺都江水电站 )。

  圣兴电站 所处位置,据当地 世遗 专家介绍,是处于都江堰 世遗 核心区内,它现装有两台水轮机组,每台发电功率5000千瓦,并已于2014年12月并发电。这座电站是在作为成都市应急水源中心的公益性项目磨儿潭水库的基础上修建的,该水库于2014年6月建成蓄水。 修建这个电站,有一连贯的运作,非常蹊跷, 都江堰市一位要求匿名的政界人士介绍, 它除了对都江堰 世遗 有影响外,还像是在应急水源中心这个公益性水库上打了一个洞,在偷水。

  世遗 区内的 无牌电站

  登高远眺都江堰,位于岷江东岸的玉垒山麓的二王庙一带是最佳位置,望过去,包括 鱼嘴 在内的景观无不揽于视野当中。10月1 日下午,《中国经营报》在二王庙登高看到,距离 鱼嘴 前方约三百米,江岸的西侧,作为成都市应急水源中心的磨儿潭水库已经蓄满水, 圣兴电站 就位于水库最靠近 鱼嘴 的角落,也清晰在目。

  一份官方文件这样介绍成都市应急水源项目工程:属于成都市重点民生工程,纳入灾后(指2008年汶川大地震)重建项目库,该工程的建设是为了解决在水源污染的情况下成都市六百余万人口的应急饮水问题。该项目于2011年动工, 由于建设时间紧迫,属于 三边工程 ,即边建设边完善相关手续,为了保证及时竣工蓄水,征地手续办理期间即启动实施施工,最初采取以租转征的方式进行工程建设。 都江堰市政府是项目业主,成都市水务局负责总体协调。

  官方文件显示,磨儿潭水库工程占地944亩,水面面积62万平方米,这当中,占用了都江村一组795.01亩土地,其余土地则来自黎明村。都江村一组村民李明(化名)向本报介绍,该村小组共六七十户人家,原住于磨儿潭水库现在的位置,2008年 512 大地震房屋受灾严重,村民被迁离,异址安置。而在大地震发生后不久,2009年相关部门即已开始了建设水库的前期统计工作,2010年前后破土动工,2014年6月1日正式蓄水。都江村村民认为补偿不合理,奔走上访。

  几乎是在与被宣传为 公益性工程 的磨儿潭水库建设的同时, 圣兴电站 也修建了起来,这让都江村的这些被征用土地的农民更为不满。都江村一组村民在一份上访材料中这样写道: 我组被征收的土地上新建的带盈利性非国有公共资源性质的水电站,是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可依据的,该水电站一违法、二违规,同时侵害了国家、集体和人民的利益。以国家征地补偿的形式开办经营为目的的民营企业,我们不能接受。 本报了解到,就在2014年6月1日磨儿潭水库蓄水当天,一度有村民用推土机堵了 圣兴电站 的引水孔。

  都江村民告诉本报, 圣兴电站 是在2012年 月动工的,这时磨儿潭水库也只开工修建不久。都江村原有一个村属电站,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是由当时每户村民出资 元集资修建的,在村前一道叫做白马堰的灌溉沟渠上安装简易发电设备 水轮泵 进行发电,以供村里照明、打米等,后来这个小电站先是承包给一个叫徐国沛的人经营,后来又转手承包给一个叫刘忠的人。白马堰原本是从现在的磨儿潭水库库底流过,都江村的小电站就建在水库坝外不远处,在修建水库时,白马堰被断流,村民听说,由刘忠承包经营的小电站获赔 00万元, 我们听刘忠说,他是以这 00万元入股了现在的 圣兴电站 。

  圣兴电站 其实就是四川省都江堰管理局(以下简称 都管局 )把我们村的这个小电站进行了一系列的扩容包装搞起来的,这样它可以规避很多手续。 李明告诉本报。

  10月2 日晚,本报打通都管局局长刘道国,就 圣兴电站 一事进行采访,他仅说了一句 没有我们的事,我不晓得 即挂断,之后再拔打,一直不接听。

软体家居三巨头三季度财报解析:三大巨头齐发力马太效应凸显
政策性银行
人机协作不够灵活那是你没用过柔性机器人
分享到: